测库|testcoo
测库|testcoo

测库>行业资讯>贸易及市场全球化的再认识

贸易及市场全球化的再认识

2017-04-12 11:21:38

新世纪以来,随着美国资本主导的全球化达到顶峰,作为美式全球化体制的基本架构之一的WTO体制,其成员扩容也达到极限。在亚洲金融危机、俄罗斯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过程中,这些以国家为载体的原先附着于美国主导的WTO体制的全球各国资本势力,成为美国资本觊觎和掠夺的对象,与美国资本的利益冲突性开始显性化,一方面开始寻求摆脱和从WTO体制的内部开始瓦解美国资本主导的WTO体制,另一方面尝试着相互联合,并且着眼于自身生存而建立双边或者区域贸易体制。


2015年以来,国际贸易体制的更迭进程明显加速,一方面是各种双边或者多边的地区性或者国家集团性贸易体制不断创设,另一方面就是美式全球化的进程从其高峰开始逆转,WTO体制的逐渐丧失其全球规则基础而加速垮塌。


在回顾开始之前,我们有必要对“对外贸易”和“全球化”这两个范畴的实质内容进行重新探讨。在传统的经济学理解中,对外贸易被认为是一个国家在其主体层面上和其它国家的商品买卖活动,也就是向外国卖出商品被称为出口贸易,而向外国买入商品则被称为进口贸易。这种解释往往囿于问题的现象层面,人们将在市场的活动从单纯的观察结果区分为“买”与“卖”。


无论是买或者卖的界定,都是与市场作为人类的社会生存组织方式的意义个格格不入的。首先,在产业链和资本循环链上,不同买卖关系或者交易关系将处于产业链以及不同市场流转环节的企业相互联系起来,人类将最原始的地球自然资源,一步步流转和加工成最终供人类使用和消费的产品;换言之以某个特定产品生产为过程的相互衔接的资本循环与运动的链条,也就意味着其产业链或者资本循环链跨越了国界。这个特定商品的对外贸易,也就是资本循环与运动跨越国界的一个环节或者刹那。以不同产业链为基础的不同产品的跨国界的资本循环,在其现象上也就表现为我们通常认为的对外贸易。


产业资本的国际循环与运动,也就意味着不同国家和地域的人们在生产上开始相互协作,在最终消费上开始相互依赖。产业资本的国际循环与运动同样发展不同产品的市场体系,并且将诸多的产业链相互联络与交织,从而将越来越多国家卷入其中,形成产业资本循环与运动的全球性体系。全球性的产业资本循环与运动体系,也就是由这一条条跨越国界的产业链及以它们不同产业链上或者市场流转环节上的无数的资本循环构成的。这就是人们通常而言的“贸易全球化”背后的实质。


从产业资本的国际运动层面考察,商人或者社会组织(企业),凭借他们所占有的商品和货币成为资本本体,并且成为市场的主体。市场也就是以不同资本之间的交易关系为基础维度的社会性网络体系。在这个体系中,资本因为其占有的商品与货币,以利润生存,而劳动者因为被剥夺了基本的劳动条件,其生存只能依靠出卖劳动力而以工资生存。资本通过市场体系,由此确立对人类的生存或者经济控制,然后才得以确立对人类的政治控制,以此为起点,资本开始谋求控制政府和国家。一旦资本在人类社会关系的层面上达成对国家的控制,政府就沦为控制它的资本势力集团的市场化和全球化的工具。


在市场和经济领域,资本占据产业链的不同位置和不同地域,资本之间既合作又争斗,保住自己的市场控制地位,又力图扩大自己的控制力,摧毁其他资本和组织势力对自己的抵抗。资本之间相互吞并和谋求自存、争夺主导地位和确立主从性的争斗是经常化和长期化的。


在此方面如今最代表性的例子就是美国资本及其控制的政府。在美国,美国政府就是华尔街的用具。美国资本在控制美国政府之后,进一步寻求的是控制世界其他国家的政府和市场,从而美国资本获得在这些国家和市场活动和获利的自由。在二战后,美国资本由此推进美式的全球化进程。市场全球化过程,是资本在垄断基础上形成利益联合和共享、并且扩张市场范围和利润来源的必然。


美国资本的所推动的市场全球化,必然地遭到世界其他国家及其资本势力的抵制和抵抗,美式的全球化进程,也就是不断摧毁这种抵制和抵抗、将美式的市场体制向全球推广的过程。美式全球化的过程也是美国资本将自身的价值观和规则体系扩展到全球的过程,不仅建立美国资本在全球市场垄断和主导地位,而且将体现自身价值观和利益诉求的规则体系强加给世界其他国家。二战后的《关税及贸易总协定》缔约国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不仅是美国主导的所谓“国际贸易体制”,而且是美国资本推行全球化的工具。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极速快三 极速赛车APP下载官网 极速赛车APP下载官网 秒速时时彩 创世彩票注册开户投注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官网